市值蒸发300亿,影视行业如何渡劫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网络热点

疫情之下,在全员紧张的防控状态下,人们只能通过云蹦迪、云音乐会等来满足以往的线下娱乐需求。疫情尚不知何时结束,许多行业付出的代价已经显而易见。事实上,从春节档影片全部撤档开始,离大众视野最近的影视业,最早地开始了渡劫。影院:票房损失100亿起1月25日收到影院下发的停业通知时,重庆的影城经理杨枫没有感到意外。早在23日午间《熊出没》率先宣布撤档之时,他就有预...

疫情之下,在全员紧张的防控状态下,人们只能通过云蹦迪、云音乐会等来满足以往的线下娱乐需求。疫情尚不知何时结束,许多行业付出的代价已经显而易见。
事实上,从春节档影片全部撤档开始,离大众视野最近的影视业,最早地开始了渡劫。影院:票房损失100亿起1月25日收到影院下发的停业通知时,重庆的影城经理杨枫没有感到意外。早在23日午间《熊出没》率先宣布撤档之时,他就有预感,像电影院这样的人员密集场所,想必是要关闭的。
市值蒸发300亿,影视行业如何渡劫 泛文娱(采访对象提供的业务群截图)但当停业通知真正到来,杨枫还是感到无比丧气。他算了一笔账:工作的影城2019年春节7天票房收入约50万元,2月份票房收入达到近100万元,占全年总收入的16%左右。全面停业,意味着这部分票房收入可能全部打了水漂。“疫情没爆发之前,我们内部还在反复判断,今年7个春节档片子,排片到底要怎么安排。因为去年有《流浪地球》这个黑马,今年我们还打算重点押注《夺冠》为黑马。”杨枫说,但如今这一切纠结和安排都算是白费了。杨枫的遭遇,只是全国一万多家影院的缩影。我们查看了过去五年的票房数据,春节档在近两年的占比颇高,短短7天便贡献了全年1/10的票房。从绝对数值来看,2019年的春节档票房已经达到59亿元。而2020年春节档原本实力更加强劲,《唐探3》《囧妈》《姜子牙》《夺冠》《熊出没·狂野大陆》等7部影片在IP、题材、导演、演员等方面都已经过市场检验,受众也相对广泛,多数券商对于2020年的预期达到了70亿元左右。市值蒸发300亿,影视行业如何渡劫 泛文娱对于影院来说,占到全年1/10以上的春节档票房,注定已经损失。而疫情还未结束的情况下,整个2月应该都会受到影响,3月也不太可能完全恢复。这个损失有多大呢?在过去5年,1月和2月的票房收入都占到全年的1/5以上;2019年,1月和2月的全国票房总收入超过137亿元。也就是说,即使是最保守的估计,疫情下全国影院的票房损失也在百亿以上。剧组停工,每天都在亏钱观众无法观影的同时,在拍的影视项目也纷纷停工。虽然春节是影视剧拍摄的淡季,但1月27日横店影视城关闭辖区内拍摄场所并暂停剧组拍摄时,正在横店拍摄的剧组还是有20个,这其中就包括赵丽颖和王一博主演的大IP《有翡》,还有11个剧组正在做开机筹备,被横店停工影响的剧组工作人员也多达6600多人。停拍后,大部分剧组只能选择原地待命休整。市值蒸发300亿,影视行业如何渡劫 泛文娱除了横店的剧组,还有正午阳光出品的《大江大河2》、嘉行传媒与万达影视出品的《谢谢你医生》、企鹅影视出品的《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》等剧集都已经暂停拍摄,滞留在宁波、成都等拍摄地。《清落》制片人陈益韬1月27日在微博上发声,直言停工使剧组蒙受巨大损失,一天要亏50万元。市值蒸发300亿,影视行业如何渡劫 泛文娱而有着400多人的《步云衢》剧组,制片人岳昊在接受《中国电影报道》采访时也表示,每天仅剧组成员的食宿费用就有七八万,一个月就是200多万损失。即使横店对疫情期间的场地、摄影棚费用全免、旗下酒店费用减半,《步云衢》剧组一天的食宿大概亏损5、6万元。事实上,这还只是中小型剧组的亏损情况。一位操盘过大型古装剧的资深制片人告诉DT君:“800-1000多人的大型剧组,尤其是古装剧,停工一天的损失甚至可以达到300万元左右。这里面包含了场地、摄影棚、设备租赁费用,也包含了剧组人员的工资、食宿等。尽管横店、象山等影视基地已经对场地等费用进行了减免,但其实每天的成本里面,剧组人员工资才是大头。”一位影视剧投资人也给DT君粗粗算了一笔账:一般情况下,在剧组每天每人的食宿成本大概是200-300元;工资方面与各个剧组的人员配备和具体人数有关,人均工资大概是每天800-1000元。这意味着,停工期间的每一天,剧组花在每个剧组工作人员身上的钱大概是1000-1300元左右。对于动辄两三百、三四百人的剧组来说,停工绝对是时刻在烧钱。此外,目前这些剧组的停工延期,还会产生一系列的连环影响。首先是头部演员的档期问题,会影响到后续更多剧组的开工。比如目前已经停拍的《有翡》由赵丽颖和王一博主演,原定2月份杀青,两位演员也都各自排好了新剧档期,王一博参演的《冰雨火》原定2月18日开机,由上市公司芒果超媒出品、赵丽颖参演的《幸福到万家》则原定3月份开机。 “停机对于大投资大制作的S级项目影响是最大的,不仅影响到停机剧组,还影响到了后续开机的剧组,因为S级项目的头部演员是稀缺资源,很难更换,如果现在的一部戏停了,那他们下一部戏的衔接肯定会出问题,前后两个剧组可能就硬扛上了。” 《花千骨》《楚乔传》出品方慈文传媒的副总赵斌向DT君表示。 对于慈文传媒来说,第一季度原有《天涯客》《捕蝉》《紫川》等剧集计划拍摄,但赵斌直言目前都只能延期。在他看来,如果疫情能够在2月底3月初得到有效控制,那可能行业还可以通过加速快跑的方式弥补前期的一些损失,比如停工的剧加速拍摄赶赶工期。但如果疫情的控制要到5、6月份,尤其是到6月份以后才能够进行大规模复工的话,那这个影响就不是一个小的影响了。“对于我们这样的上市公司来讲,是会直接影响收入的。”虽然延期带来了重重困难,但已经有剧组和演员方正在友好地解决这一问题。相比大部分焦灼的出品方和制作方,《人生若如初见》导演王伟的心态还算比较轻松。王伟此前执导过《白夜追凶》,如今这部剧由李现主演,同样由《白夜追凶》出品方五元文化出品,原定3月份开机,计划的拍摄周期有6个月。王伟告诉DT君,就算延迟开工一两个月,压力也不会特别大,还是会按照正常节奏去拍,“疫情是不可抗力,大家共同克服吧,都能互相理解。如果后续拍摄延期,演员那边已经沟通好了,也是可以延期的。”不过,滞留在横店的剧组似乎已经等不起了。2月10日晚间,横店影视产业协会发布通告称,横店影视城将从2月13日开始逐步复工,剧组人员春节期间均在横店本地的,经健康审核通过后优先复工,而疫情严重地区如湖北、温州、台州等人员暂时不可返回横店。对此,有业内人士向DT君表示,这对于滞留在横店的剧组来说无疑是及时雨。影视公司市值蒸发300亿在影片停止放映、剧组停工等一系列事件的影响下,2019年本来就十分落寞的影视公司,新的一年更加困难了。我们先来回顾下影视公司在2019年的困难处境。2018年5月份崔永元揭发阴阳合同后,影视行业先后经历了集中查账、优惠税收被取消、限古令等诸多高压政策。持续的调整和规范管理升级之下,2019年全年的电视剧备案数量(905部)以及总集数(34401集)双双大幅下滑,同比下滑22.2%和24.8%;艺恩数据显示,上线剧集数量也从2018年的445部降至351部,同比下滑21%。在泡沫破灭的大背景下,一些影视公司高价收购的历史遗留问题暴露出来,包括华谊兄弟、北京文化、万达电影等在内的上市公司纷纷进行了大额商誉计提,进一步影响了年度业绩。从目前已经公布2019年业绩预告的14家A股影视上市公司来看,2019年预计实现盈利的只有慈文传媒、幸福蓝海、文投控股,以及《哪吒·魔童降世》的出品方光线传媒,其他10家预计亏损额达到了153.22亿-175.77亿元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此次疫情的到来更是使得业内人士纷纷感叹,行业已经从寒冬进入冰川。股市表现出了大家的态度和信心。1月份以来,影视股纷纷大跌,其中与春节档撤档、剧组停工直接相关的公司首当其冲。市值蒸发300亿,影视行业如何渡劫 泛文娱从1月15日至2月11日近一个月来,金逸影视、万达电影、横店影视和中国电影股价跌幅均接近25%,其中万达电影和中国电影市值蒸发分别达到106亿元和70亿元;华谊兄弟、北京文化、慈文传媒、唐德影视等股价也都下跌了2成左右。总体来看,在短短不足一个月内,17家主要的A股影视上市公司,市值蒸发了约300亿元。线上娱乐是影视业渡劫的救星吗?一片坏消息中,我们也在努力寻找这个行业可能的机会。事实上,当我们回顾17年前的非典,不知是因为集中观影让人印象深刻,还是碰巧那一年正好是影视大年——总之,2003年除了有非典,还诞生很多经典的影视剧。历史古装剧方面,宁静和马景涛主演的《孝庄秘史》陪观众们度过了非典的前两个月,《少年天子》《至尊红颜》《走向共和》接踵而来,烂尾的《还珠格格》第三部则在一片群嘲声中迎来落幕。武侠剧领域,《射雕英雄传》里有被金庸认为最符合黄蓉形象的周迅,《天龙八部》和《倚天屠龙记》也都是继港版之后最被大众认可的版本。民国剧方面,陈坤和董洁在《金粉世家》里贡献了颜值巅峰,喜欢轻喜剧的朋友们,更是有《粉红女郎》《炊事班的故事》这样至今仍被奉为经典的作品下饭。那么,2020年呢?理论上说,在线下相关影视活动受限的同时,线上娱乐反而会迎来利好。宅在家里总得找点乐子,当所有人都被困在家中,无疑让线上内容迎来了最多的观众池。但是,线上影视内容的流量表现,并没有如我们所想象的那样全线飙升。云合数据显示,网络电影播放量倒是出现同比大幅增长了166.67%,达到8亿;其中《囧妈》给西瓜视频带来了4800万的有效播放。 但是,剧集和综艺的表现就没有那么好看了。市值蒸发300亿,影视行业如何渡劫 泛文娱从除夕至元宵的这段时间,全平台剧集播放量达到277亿,同比增长了16.39%——与其他诸多互联网产品在这段时间的增量比起来,多少有些不起眼;而综艺更是因为疫情导致多档综艺节目停录,播放量下滑27.78%。 而且,我们还注意到,这段时间头部剧集的表现反而不如2019年。今年TOP10剧集的全网播放量为79.7亿,低于去年的88.2亿。市值蒸发300亿,影视行业如何渡劫 泛文娱原因还是得归结到作品上来,今年缺少像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那样的全民热播作品。照上述数据看来,我们好像不太有可能再复制一个经典频出的2003,线上影视似乎也并没有迎来新一轮的大爆发。不过,还是有一个好消息,由于去年限古令等政策影响的积压剧,在这次疫情期间得以清掉库存。目前全网热度颇高的《下一站是幸福》《三生三世枕上书》以及《大主宰》,都是2018年下半年或者2019年年初就已经杀青的作品。而从乐观的角度来看,停工修整的这段时间,可以让更多积压作品面世(尽管作品质量可能不尽如人意);在现金流可能会变得紧张的情况下,把钱花在刀刃上也有可能倒逼出精品。在医疗剧里刷着“武汉加油”,在剧荒年代刷着积压剧,疫情危机中的人们就这么艰难迎来了2020年的开春。作为普通观众,也只能期待着,真正优秀的作品,可以让影视行业渡劫重生。本文来自:DT财经(ID:DTcaijing)作者:郭雅琼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技术支持添加二维码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QQ二维码
  • 教程下载请扫二维码
  • weinxin
马找钱

发表评论

:?::razz::sad::evil::!::smile::oops::grin::eek::shock::???::cool::lol::mad::twisted::roll::wink::idea::arrow::neutral::cry::mrgreen: